当前位置:首页>今日浦发>关于浦发>媒体关注

投贷联动试点300天 科创企业股权融资新通道考验

  2017-01-22 经济观察报

  2017年1月20日,距离中国银监会、科技部与人民银行发布《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开展科创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已经过去近300天,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恒丰银行、北京银行、天津银行、上海银行、浦发硅谷银行等在内的首批10家试点银行和5个试点示范区,陆续地展开了投贷联动业务。

  按照《意见》,试点银行可以成立投资子公司,对特定试点地区的科创企业进行股权投资。浦发硅谷成为投贷联动试点的十家银行之一,也是唯一的合资试点银行。浦发硅谷银行行长蒋德(Dave Jones)认为,中国提出投贷联动的试点,目的也不是为了鼓励银行去做投资,而是通过股权投资的方式来对冲信贷的风险。

  蒋德向经济观察报介绍,硅谷银行在为美国一些创新公司提供贷款的时候,通常会同时对企业要求一部分的股权,即所谓的“认股权证”。但是认股权证并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抵补一部分创业公司贷款出现的信用风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张承惠向经济观察报表示:“投贷联动本质上属于监管的创新。根据中国的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不能做股权投资。但为了支持成长型的科创企业,同时为了银行业的差异化发展,而为市场提供精细化的经营创造条件,最终出台了投贷联动的政策。”

  浦发硅谷银行是十家试点银行中相对特殊的一家,这家具有外资背景的银行,业务一直聚焦于科创领域,其母公司硅谷银行在美国市场则以为创业企业提供贷款而闻名。过去,硅谷银行通过独具特色的“股权认证”模式,成为了美国20000多家科创企业的特殊投资人。

  但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所长张承惠看来,浦发硅谷银行的成功,得益于特殊的环境条件。眼下中国银行业开展投贷联动依然面临着现实的制约,这其中既有制度性的瓶颈,也包括了传统银行业自身条件的限制。对产业知识的匮乏、利率问题、对创业公司的风险评估、授信的保守性等等,都是银行业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这样的情况,也带来了资本市场的新变化。银行和基金之间开始展开互动,利用双方在创投领域的资源,意欲为创业企业带来更多的资源。首钢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婧认为,投贷联动不仅仅意味着一笔投资加上一笔贷款,基于双方更深层面的利益捆绑,投贷联动对金融机构在综合金融服务能力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试点制约

  2012年12月,美国硅谷银行与浦发银行在中国上海合资成立了浦发硅谷银行。在美国,这是一家长期以来在创业市场扮演重要角色的银行,超过半数的美国风投机构和被风投投资的公司是它的客户。借势科技初创公司的蓬勃发展,这家银行成为了全美发展最快的银行之一,其贷款规模在过去几年中不断地膨胀。

  张承惠认为,硅谷银行有其特殊性,它的成功也有其自身的环境条件,对于中国的银行业来说,要实现起来依然有其客观的困难。原因在于,第一,银行做的基本是标准化的业务,而创投具有个性化特点,每个案例都不一样。硅谷银行和美国PE、VC的基金保持了密切的合作,前者充分利用了风投的专业知识和领导能力。其二,硅谷银行的贷款利率高,利差大。贷款利率高是因为风险高,利差大是因为其所服务的创业公司通常在获得一笔风投的贷款后,马上就把钱存到硅谷银行,这里面大约有30%是不付息的,这使得他们的利差高到可以覆盖风险,从而赚取足够的利润。

  三年后,也就是2015年第三季度,浦发硅谷银行在中国开启人民币业务,产业互联网电商平台找钢网从这家银行获得了一笔贷款。贷款的方式是信用贷——尽管当时这家公司没有充足的固定资产抵押,但由于浦发硅谷银行和这家企业的投资人之间具有密切的合作关系,同时浦发硅谷银行对创业团队和所在行业进行了深入的调研,最终为其提供了贷款。

  与硅谷银行这样专注于服务科创领域的商业银行相比,中国的银行体系在发展投贷联动业务上面临着诸多制约性因素。在张承惠看来,首先最大的问题是产业知识相对匮乏,对银行来说不懂产业知识就意味着风险。“惧怕新产业,惧怕新技术。例如,我到一个地方调研,当地政府官员告诉我这里有个非常好的光伏项目,投资方投了十几亿,土地所有的证件都齐全,订单也有十几亿元的规模,但是没有一家商业银行愿意贷款,原因是光伏产业被定性为过剩产能产业,产能过剩的行业不符合信贷政策,不能贷款。再者,该企业为民营公司,这是放贷的又一重障碍。”张承惠表示。

  再者,与硅谷银行相比,国内的银行存款是付息的,同时国内银行利率上浮的空间没有这么大的灵活度,利差较小。“目前投贷联动的业务收益,只有贷款的利息,同时监管层面严控各自收费,银行很难对投贷联动相关的金融服务进行拓展,这使得风险收益不对等。”张承惠说。

  张承惠还指出,中国的银行往往只愿意做短期的流动资金贷款。她举例说:“近日某家试点银行给一家公司贷了5000万的资金,被外界认为是该试点银行投贷联动的启动。但事实上,这5000万元是流动资金贷款,科技企业真正的需求往往不是流动资金贷款,而是中长期贷款。”

  除此之外,张承惠认为,由于科创公司较少固定资产抵押,如果采用美国模式下的信用贷,往往涉及到知识产权的评估和处置,但眼下国内相关基础设施不健全,不仅缺乏一个有较高信赖度的知识产权评估体系,评估之后也缺少相应的流转平台。

  利益捆绑

  “目前看,好的初创项目、初创团队依然很多,但就整个资本市场而言,投资的趋势无疑更趋向于保守。之前大家都被’烧’到了,现在整个募资的环节和要求都进一步提高,中国资本市场在经历了过去几年的经验积累之后,在变得更加成熟和理性。”普华永道创投中心董事总经理庄剑伟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基金公司对此有着更加深刻的体会。首钢基金旗下掌管着多达480多亿元的资金,股权直投一直是该基金的一块重要业务。首钢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婧向经济观察报透露,最近两年,首钢基金的团队看了不下2000个项目,立项了900多个项目,最后真正投下的项目,只有不足两位数。对他们来说,发现细分领域最优秀的企业,开始变得很困难。

  在此情况下,资本希望找到更加综合的进入方式。“首钢基金参与投贷联动本质上是希望把低频率的股权投资逐渐向高频率的金融服务转变。”首钢基金总裁赵天旸则表示,“通俗地说,投资机构过去仅仅是打猎,现在则是需要既打猎,也耕田。”

  基金开始和试点银行之间开展合作。2016年1月8日,首钢基金与浦发银行联合成立了一支投贷联动基金,这是国内首支投贷联动基金。根据首钢基金方面透露,双方未来将共同挖掘和筛选初创项目,给予创业公司投贷支持,其中,首钢基金方面给予股权方面的资金支持,浦发硅谷银行则会提供贷款方面的支持。

  首支投贷联动基金为何由这两家金融机构联合成立?原因似乎并不是很复杂:双方都具有较为丰富的创投领域资源。首钢基金旗下的业务板块不仅涉及母基金业务(FOF,Fund Of Fund),与市面上最主流的投资基金具有密切的关联,还涉及股权直投、PPP基金,以及包括小贷、担保在内的中小微金融业务,同时拥有北京地区最大的创业孵化基地——创业公社。硅谷银行与之颇为类似,在海外,聚合了众多VC、PE的资源,在全球则支持了20000多个科技创新企业。这样的资源聚合,优势无疑将远超传统金融机构。

  浦发硅谷银行和首钢基金希望利用自身的专业资源,搭建起一个针对科创的金融服务生态圈,链接起融资需求之外的更多的资源。“投贷联动本身对金融机构的服务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果只是给一笔贷款加上一笔投资,希望以此去换对方的股权,很多初创公司其实并不愿意,他们希望金融机构能够带来更多的资源。因此,投贷联动看上去是投跟贷的简单联动,实际上它是一个更加复杂化的资源联动,对金融机构资源整合能力、风控能力以及团队的能力,要求都非常高。”李婧告诉经济观察报,“与此同时,对于做投贷联动金融机构而言,未来想要获得认股权证的收益,就必须竭力帮助这个企业的成长,以获得更多投资者的青睐,这样投的部分在未来才能够变现。”

  李婧表示,基于这样的利益捆绑,投贷联动不是在所有的初创公司都受到欢迎。“比如O2O企业、纯商业模式的初创公司,以及共享经济,这种类型的初创公司需要大量的资金,前期需要大量的烧钱,他们对于投贷联动并不感冒。而有些企业,比如一些做企业服务的优质创业公司,本身即具有一定的现金流,具备自我循环的能力,这样的公司并不希望未来被稀释太多的股权,他们对于贷款的需求就会更加强烈一些,投贷联动这种方式相应地会更受认可一些。”李婧说。